打印

清茗学院第255章

点此感谢支持作者!本贴共获得感谢 X 6

清茗学院第255章

前几天看到论坛中的《清茗学院》全集缺第二百五十五章,今天正好在别的论坛里发现,就特别编辑一下发在这里,请版主加到那篇合集里以飨网友,谢谢版主,如果重复了请版主删除!
以下是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白婉茹己经完全认不岀刘飞升,她显然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到了,在她眼里,就是一个骨瘦嶙峋的老人在地上蠕动,在朝她的方向艰难的爬行。我下意识的第一瞬间挡在白婉茹身前,虽然说白婉茹没有爱上我可在我心中她己经是我的禁脔。现在白婉茹身上可什么衣服都没穿,我当然不允许有其他男人看到她的胴体,即便这个男人是她的亲生儿子也绝对不可以。


但片刻后我意识到自己太过敏感,刘飞升已经瞎什么都看不到,就算白婉茹站在他面前,他也看不见什么实质性内容我纯粹是多虑。不过白婉茹并不知道面前这个老人是瞎子,她和我反正已经发生过那种关系可以不在乎再被我看到什么,可要是再被一个糟老头子看到她的裸体,那她就真的宁可撞墙,她赶紧扯过旁边的衣物抱在怀里,遮掩住身上一些关键的部位。


刘飞升此时面色狰狞,五根手指撑开用力抓着地面,一点一点朝我们站的位置爬行,手上的青筋全部暴起,每一个小小的动作都十分吃力,显然只是爬这么一小段距离对他都极为困难。好不容易爬到门口的时候,刘飞升可能实在没有力气,他终于停下来体息大口的喘息着,过了一会儿刘飞升艰难的抬起头重复询问。
“你刚刚说什么,白依山出什么事了?”

“依山今天早上出了车祸,情况非常严重,整个车子都翻过来并且着起大火,他被重度烧伤现在生死未卜。”


刘飞升圆瞠着眼睛可什么都看不见,他只能用力抓着地面低声询问。
“我听说圣仁医院的刘院长医术很不错,你们有请他看过吗?”



白婉茹有些意外这个老人也知道刘院长,不过刘院长在医学界也算是泰山北斗被人所熟知也不奇怪,她也没有多想。
“现在白依山就是躺在圣仁医院,刘院长已经看过了,就是刘院长判定…”

白婉茹突然悲从心来泫然欲泣。

“他说依山……说白依山这辈子都是植物人了…”

当这句话出口白婉茹一时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失态的抽泣起来,白婉茹感觉自己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像今天这么心情起伏过,从一个小地方走出的懵懂女孩到嫁入豪门,再成为白家的实际掌舵人,又经过这么多年将云思集团做成衡郡市最大的企业。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早就将白婉茹磨炼的心志坚定,她本就是个非常自强的女生,到她今天这个年纪和身份更是很少有能够让她有所动容的事情。

但今天发生的一连串事情实在不一般,如果说这世上还有她真正在乎的人白依山自然是其中之一。虽然白婉茹一直对这个儿子有些不满,但毕竟是她的亲生骨肉,白毛出事后她虽然表面暂时强装坚强可内心何尝不是心如刀割,好不容易在张苡瑜那里得到一丝希望,又得知一直担心的刘飞升下落,她也暂时落下心中的大石头。


白婉茹孤身一人前来却在等待刘飞升时候被人迷晕,迷迷糊糊中以为自己是在做梦,那个在她心中快要被淡忘的元洲又回到梦中重新占满她的心房,让她再次变回那个灿烂语笑嫣然的少女,心中满满都是幸福和甜蜜。

结果当她彻底清醒过来,却发觉自己在神智不清的情况下居然和儿子同学的室友发生不伦关系,还第一次张开她的小嘴,淫荡的为一个了自己二十岁的男生舔肉棒,然后又得知刘飞升已经死去,虽然还只是这个老人的一面之词没有最终证实,可听起来十有八九也是真的,这让她更是心如刀绞。虽然刘飞升和她并没有什么血脉关系,可毕竟是她一手带大多年情感也情真意切。

一天之内发生这么多事,清白的身子被人玷污,她看着一点点长大的两个孩子接连出事,就算再坚强的女人也很难再强作坚强。我听着白婉茹哭泣的声音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个冷艳高傲的女总裁突然间会露出她脆弱的一面。我回过头看了一眼白婉茹,她这般伤心的模样倒别有一番抚媚风韵,让我的欲望又有些膨胀,幸好我现在背对着白婉茹,她看不到我的肉棒不然就有些尴尬。


刘飞升听到白婉茹的哭泣声内心更加着急,白婉茹还是第一次在他面前哭泣显然是白毛的伤情糟糕到极点,脸上不由浮现出惶恐的表情。圣仁医院的刘院长他再熟悉不过,如果是刘院长的判断那基本上不可能有错误,白毛真要一辈子躺在床上是他绝对不允许的事情,刘飞升急切的追问。
“那有没有换一家医院看一看?刘院长毕竟年纪大了说不定别人有办法呢…”


我本来不打算把白毛的事情告诉刘飞升,以免在刘飞升临死之前再节外生枝,可现在既然他已经知道再瞒着他也就没有意义,所以我主动回答他的询问。
“应该没有换医院的必要,不过你也没有必要太担心…天无绝人之路,白依山吉人自有天相正好有一道救命良药送到他面前…”


刘飞升毕竟是戒指的上一任主人自然知道戒指的神奇,经过我这么一点拨他马上明白过来白毛现在的希望就在戒指凝结的药丸上。他绷紧的肌肉这才松驰下来瘫软在地上,低垂着头看不出在想些什么,但在他生命的弥留之际,白毛突然出事明显还是对他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陈晓你可以先离开这儿一会儿,让我和这位老人单独待一下吗?”

白婉茹突然开口,大概是久居上位的原因,白婉茹的语气很淡却带着一种不容拒绝的霸道。我沉思一下,眼下如果让他们单独相处对我极为不利。可刘飞升已经把所有事情包揽下来,说我也是他骗过来的,眼下白婉茹似乎也有些信以为真,如果我不同意他们单独相处,以白婉茹的聪慧一定会再心生疑惑,仔细衡量一下后我还是点了点头,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白婉茹的纤纤玉足,吞了一口口水。

“好的阿姨,如果你有什么意外情况随时可以大声叫我…我就在外面候着可以随时进来…”
说完我连衣服都没穿就朝外面走去。为了让白婉茹放心我干脆站到墙角背对着他们确保自己无法偷听的听话。白婉茹用感激的目光看我一眼,眼下她己经有几分相信我也是无辜的。我是白毛的室友,白毛和刘飞升的关系白婉茹非常清楚,那么我和刘飞升自然也应该是朋友,能愿意为刘飞升孤身前来这份勇气也算难能可贵。

白婉茹看着我离去的身影,背部还有一些明显的抓痕,一张绝色俏脸微微一红。这些抓痕怎么来的白婉茹当然非常清楚,全是她的指甲留下的,在那升入云端的快感时候,她犹如一条蔓蛇般在我身下扭动,玉手紧紧抓着我的背部,指甲深深陷入我的肌肉,猛烈的冲击穿过她狭窄的蜜道抵达从未有人触碰过的幽径深处。


这是一场久违的性爱,却像久旱的甘霖让她空旷的身体得到无比充实的满足感。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当她在我身下手指深深陷入我的背部时,那种从未有过的极度高潮所带来的无比快感让她几乎忘却一切,那一下比一下更深的冲刺,一下比一下更深的有力撞击,第一次让她真正体会到做为女人的快乐。

她毕竟是个快四十岁的女人,丈夫却偏偏是个性无能,虽然一直伪装的很好,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何尝没有感受到一种寂寞。我自然不会知道白婉茹的心里想法,正在思考白婉茹究竟想要和刘飞升交流什么,白婉茹并不知道眼前这个老人就是刘飞升,她肯定想要追问刘飞升的真实情况,势必就会流露出对刘飞升的感情。



万一刘飞升情难自抑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将一切前因后果跟白婉茹和盘托出,那岂不是把我推到火坑里。甚至最恶劣的结果是两人顺便上演一场母子相认的戏码,结果白婉茹刚刚找到丢了二十年的儿子没多久就死在自己面前,白婉茹岂要不将一切迁怒到我身上,恐怕把我碎尸万段都不足以发泄她的心头之恨。反正药丸己经在我手上刘飞升再无用处,我只好在内心期盼刘飞升早点挂掉,他看起来已经摇摇欲坠好像随时都会死去,却偏偏还能活这么久。

点此感谢支持作者!本贴共获得感谢 X 6
TOP

本文我以前在本站看了近200章时突然断更了,
我都以为烂尾了,没想到已经有全本了,
看样子得再找找才好。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21 05:00